<dd id="x9uh7"><big id="x9uh7"></big></dd>
<tbody id="x9uh7"><track id="x9uh7"></track></tbody><tbody id="x9uh7"><pre id="x9uh7"></pre></tbody>

    1. <nav id="x9uh7"><optgroup id="x9uh7"></optgroup></nav> <nav id="x9uh7"></nav>
      <tbody id="x9uh7"><pre id="x9uh7"></pre></tbody>
    2. <nobr id="x9uh7"><strike id="x9uh7"></strike></nobr>
    3. <th id="x9uh7"></th>
      <dd id="x9uh7"></dd>

      1. <th id="x9uh7"></th>
      2. 煙臺收藏品價格交流組

        “認養”古建筑是一種文物保護創新

        深圳市古跡保護協會 2021-08-03 11:28:50


        文物大省山西現存2.8萬余處古建,由于人力、財力投入不足,大量低等級古建現狀堪憂。



        捉襟見肘的文保工作與數以萬計的古建命運,倒逼山西于去年初啟動低等級文物“認養”新政。


        雖然此前安徽、廣東、廈門等地的部分地區也有類似實踐,但像山西由省政府出方案、全省推開的還是全國第一家。(2月5日 新華每日電訊)


        從報道看,在山西,認養這些古建筑文物的不僅有歷史文化名人的后代,也有民營企業家,還有文物迷,這種形式不僅是文物保護力量的補充,也是一種文物保護的創新。



        長期以來文物保護都是文物保護部門的責任,但是文物保護部門畢竟人手有限,不可能在具體工作中面面俱到,事無巨細,導致一些文物得不到及時的維護和保護,甚至出現損毀的結果,尤其是對于一些鄉村廟宇等古建筑,由于保護等級低,位置偏遠,資金匱乏,人手短缺,更是處于無人監管和保護的境地,造成一些古建筑文物飽受風吹日曬雨淋、破敗不堪,嚴重損害著文物安全,也損害著歷史文化傳承。


        這些鄉村廟宇等古建筑,雖然等級較低,但是很多卻有著很大的歷史價值和文化意義,加強對這些建筑文物的保護不僅是對歷史傳承的修補,也是對文化的搶救,正是基于這樣的思考,山西省才出臺規定,采取措施,激發民間保護熱情,積極吸納社會力量,給政策,給補貼,提供技術支持,協調解決土地等問題,鼓勵和吸引社會力量和民間資金,通過認養的方式保護文物,這種方式不僅為鄉村古建筑文物保護注入了血液,提供了后勁,也化解了資金不足和人手短缺的困境,可以視為是文物保護的一招妙棋。


        開辟了鄉村文物保護途徑,激活了鄉村文物保護局面。留住了鄉愁,延續了鄉村文脈。為鄉村保留了一方溫習歷史,傳承文明,提升素養的場所,可謂一舉多得。


        只是,即便有人認養,文物部門也不能甩手不管,要警惕“認”而不“養”的行為,甚至打著認養的名義進行破壞的行為。


        一方面制定規定,設置門檻,不僅應該對認養的資格、能力、素養等進行考察,確保認養人能積極履行責任;還應該加強職業培訓,提升認養人的保護水平,對文物保護效果進行考核驗收,確保文物安全無虞。


        另一方面,應該建立獎懲機制,對保護措施得力的認養人進行表彰獎勵,可以在資金補助,技術指導等方面給予激勵。反之,若對認養而不保護、保護不力或者故意損壞販賣文物,導致文物出現丟失或者損壞的認養行為進行懲處,甚至依法追究責任。


        認養文物是一個不錯的主意,也是一個積極的舉措,只是在實行這項舉措的同時,還應該積極完善相關制度,確保鄉村古建筑等文物始終在文保部門的監管狀態,這樣才能最大限度地確保文物安全。



        更多



        誰在山西“認養”古建筑文物?

        新華每日電訊

        于振海|王學濤



        文物大省山西現存2.8萬余處古建,由于人力、財力投入不足,大量低等級古建現狀堪憂。捉襟見肘的文保工作與數以萬計的古建命運,倒逼山西于去年初啟動低等級文物“認養”新政。


        雖然此前安徽、廣東、廈門等地的部分地區也有類似實踐,但像山西由省政府出方案、全省推開的還是全國第一家。


        盧氏后人集資20萬,再續先祖千年榮耀;愛心民企捐資400萬,讓“孝義”重返身邊;文物迷獨資120萬,30年照顧一座古廟……記者走近三類古建“認養人”,了解他們認養文物背后的情懷與付出。



        父老鄉親


        留住鄉愁根脈


        近一年來,已有34處古建被認養,其中14處已修繕完畢,一半以上的出資人與文物古建有“鄉情”。他們寧可東拼西湊、求親告友,也要留住祖祖輩輩對家園的記憶。為了鼓勵村民善舉,晉中市實行以獎代補,運城市補助總費用的5%至8%用于制定修繕方案。


        對此,運城河津市清澗村盧陳志深有體會。一年半前,他和其他5名盧氏后人聯名向河津市文物局遞交了自籌資金修繕“市?!北R虔墓的請示。直到2017年3月,山西省政府印發《山西省動員社會力量參與文物保護利用“文明守望工程”實施方案》后,文物局不僅心里有了底,還補助5萬元,提供技術支持,并協調解決了墓地土地使用問題。


        “文物局大力支持,增加了俺的信心!”盧虔第87代孫、75歲的盧陳志說,政策啟動兩個月后開工,國慶節前竣工,一共集資了20余萬元。


        如今,光禿禿的耕地上,一座拔地而起的仿古墓亭,為高大厚重的唐碑遮風擋雨。通過墓亭柱子上兩幅大紅對聯,可知盧虔在唐憲宗時曾官至銀青光祿大夫、檢校工部尚書。其神道碑文為當時宰相鄭余慶奉旨所書,規格之高可見一斑。


        然而,之前缺乏保護,原墓地已封土夷平,僅存的神道碑曾無任何遮擋,歷經風吹雨淋和澆地灌溉,出現各種險情?!帮L化得厲害,多數文字已難以辨認?!?/span>


        “有了政策,一紙請示終于踏實落地?!北R陳志說,尊祖、敬祖是中華民族的傳統美德,保護唐碑就是要讓子孫后代記住先祖清正廉明、剛正不阿的精神。



        愛心民企


        傳承文化財富


        記者觀察,民營企業家的積極性并不高。這與宣傳少,缺乏金融、稅收等實質性的獎勵,以及文物部門單打獨斗不無關系。即便這樣仍有一批有較高社會責任感的民企老板,盡自己所能,傳承文化財富。


        孝義市民營企業家王鐵生一氣兒修了3處文物古建,成為文物圈的熱門話題。問起緣由,他直言:“弘揚文化需要載體,我手里有一些富余資金,想為后人多留點東西?!?/span>


        位于國家4A級旅游景區孝河濕地公園的龍天圣廟就是其中一處,門口一塊大石頭上刻著“仁孝忠義傳統文化學苑”。走進廟內,院里種著一片竹子,墻壁上工整地抄寫著《孝經》。兩進院落里有眾多清代遺構,其中大殿分上下層。如今這里已是孝河濕地公園的一個景點。


        然而,2017年之前的龍天圣廟一度是殘垣斷壁、破敗不堪。王鐵生看到在風景秀麗的孝河公園竟然有如此殘破的縣保后,出資400余萬元進行修繕,并把關公、劉恒等重新塑像。


        龍天圣廟里供奉的是誰?這個存有爭議的問題同樣也困惑著王鐵生。為此,他親自赴太原、平遙、太谷等地的龍天廟實地考察?!拔覂A向于供奉的是漢文帝劉恒的說法,他為母親親嘗湯藥,是中國有名的二十四孝子之一,而關公忠義仁勇,影響了一代代炎黃子孫?!?/span>


        50歲的王鐵生雖然一輩子經商,但能熟背經文,說起歷史人物也是滔滔不絕。他說,修繕龍天圣廟是希望讓更多市民在旅游、休閑中學到更多孝道、仁義、忠勇的歷史文化故事。



        古建筑迷


        帶動更多人參與


        業內人士皆知,山西文物古建多為鄉村廟宇,利用率低;低等級文物建筑知名度不高,不好靠旅游帶來經濟效益;而且木結構古建筑怕火,存在安全風險。那認養這樣一處古建筑達30年會成“燙手山芋”嗎?


        對此,劉建月的回答是否定的。他說,自己是在能力范圍內做事,將來除了日常維護、專人看護、定期檢查保安全外,還會開展書畫活動,加強對文物保護的宣傳,感召更多有識之士加入到“認養”行列。



        44歲的劉建月是研究生學歷,身為民革黨員,研究古建筑已達20余年,還是太原市“市?!鄙轿魉搅⑦M山學校舊址的文保員。自從“文物認養”政策出臺后,他多年夢想終于成真:出資120萬元認養了太原市尖草坪區一處“區?!薄w家山村天王廟。


        雖然這處清代古建不夠驚艷,但在趙家山村黨支部書記孟海林的心中卻是寶貝。由于村里缺乏資金,孟海林只能不斷向區文物旅游局求救,2012年維修了正殿,2014年修繕了南殿,然而東、西配殿卻在無力修繕下,漏了天、沒了門窗、只剩下四堵墻。


        直到認識劉建月后,孟海林又重新燃起了希望。


        劉建月與村委會簽訂認養協議,他出資修繕的同時,對天王廟有30年的使用權。工程從2017年6月開工,預計2018年底竣工。


        談到將來利用,劉建月計劃在天王廟周邊種上竹子,提升文保單位的文化氛圍,將其打造成一個研究書畫、國學、佛學的場所?!梆B它30年,希望能帶動更多人參與文物保護?!眲⒔ㄔ抡f。


        -END-

        來源:新華每日電訊、南方網

        本文僅代表作者觀點,不代表深圳市古跡保護協會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