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d id="x9uh7"><big id="x9uh7"></big></dd>
<tbody id="x9uh7"><track id="x9uh7"></track></tbody><tbody id="x9uh7"><pre id="x9uh7"></pre></tbody>

    1. <nav id="x9uh7"><optgroup id="x9uh7"></optgroup></nav> <nav id="x9uh7"></nav>
      <tbody id="x9uh7"><pre id="x9uh7"></pre></tbody>
    2. <nobr id="x9uh7"><strike id="x9uh7"></strike></nobr>
    3. <th id="x9uh7"></th>
      <dd id="x9uh7"></dd>

      1. <th id="x9uh7"></th>
      2. 煙臺收藏品價格交流組

        撿漏了?先別著急樂,看完再說!

        驪珠文玩收藏 2021-07-04 15:05:07

        但凡涉及收藏的人,幾乎沒有人不做著“撿漏”的美夢,期望憑著運氣和眼光占個天大的便宜。從拍賣行到小地攤,目前各種撿漏往往是交學費的多。


        靠撿漏換樓換車在業內不是傳說,但目前市場上處處遍布“地雷”,就是行家也會一不小心中了“埋伏”,撿漏已逐漸成為過去式。即便如此,“撿漏”這一行當仍舊有著前仆后繼的群體,從過去的單純撿漏,到現在的邊撿漏邊打貨,這一行當正發生著微妙變化。

        宋代哥窯瞬間折價 從拍賣行到地攤撿漏夢碎

        專業“撿漏人”胡先生夫婦帶著一件瓶口破損的“粉彩人物六方瓷瓶”來到古玩城,瓶身上印著栩栩如生的“十八羅漢圖”,憑著多年從業經驗,他斷定這是一款宋代哥窯,價值不菲。


        據介紹,該瓶口在“文革”破四舊期間被摔出來一個小缺口,后來主家老太太因嫌瓶口破損處鋒利割手,用鉗子想將其夾掉,結果造成破損面積越來越大。

        “撿漏”除了自身具備一定知識,背后還需有可靠的行家作為技術支撐。為證實自己的判斷,他找到了常年有著業務往來的國家文物鑒定估價師熊勝華。


        熊勝華的鑒定結果不免讓胡先生夫婦有些忐忑。這款瓷瓶產于景德鎮民窯,根據瓷胎,用料等判定,是一款典型的清末仿哥窯瓷瓶?!耙环降秩龍A,這是六方器型的珍貴所在。這件瓷瓶估價約5000至8000元,如果是完整的可達10萬元以上?!?/p>


        這個瓷瓶是胡先生剛從鄂州農村入手的,為收來這個瓷瓶,他先后跑了一年多的時間。據其透露,該瓶的收購價為8000元,很明顯,加上10多次往返游說的車馬費,這筆生意明顯虧了。


        隨同帶來的還有一件瓷碗,鑒定結果依舊是“大路貨”。這次下鄉不但未有收獲,反而倒貼了不少,“農村可收到東西已經越來越少,目前精品貨源已近枯竭”。


        像胡先生夫婦這樣專業從事撿漏的群體,還有一個身份就是古玩一線商人。他們的身影,在農村收藏市場甚至拍賣行處處可見。

        撿漏故事:下鄉撿漏成過去式 撿漏達人轉行開起副食店

        每天早上9時,位于崇仁路收藏品市場不遠處的一家副食超市,店主老楊還是習慣性地在門口支起一塊收購牌“高價收購銀圓,瓷器,郵票,老版人民幣”,這塊收購牌已陪伴老楊走過了9個年頭。

        90年代初,老楊夫婦下崗在家,迫于生計他極不情愿地成為了一名古玩商人,“當時覺得做這事很掉面子”。當年他與大哥隔三岔五地下鄉“收貨”,每個月至少有一個星期吃住都在農村。


        老楊回憶,每次外出回家總有不小的收獲,有時一個星期的付出,往往能趕上一兩年的工資?!拔覂鹤拥幕榉?,還有這家超市基本都是那幾年賺來的?!?/p>

        只要村里哪兒有唱戲、趕集等人多的場合,哪兒就有他們的身影,在現場支起一塊廣告牌,就會有人上前詢問,拿出東西,幾元錢就能收到價值百元的東西,很平常,“以古錢,瓷器,‘文革’藏品居多”。


        令老楊最為得意也最為惋惜的一次撿漏,是于1994年在農村收到一大一小的兩尊明代的真武大帝鎦金像,主家告訴他,家中老伴去世時才告訴他家里有傳下來的這么兩尊神像,“老太太比較迷信,說這樣的大神在家里供不起”,前后不足半個小時的交流,老楊便憑經驗以500元的價格將其拿下。


        為能賣個好價,老楊將這兩件寶貝足足在手里捂上了好幾年,還曾攜寶前往北京找過買家。2000年時,他將這兩尊神像以25萬的價格出手,被廣州的一位收藏者買走,“據說前年拍出了80萬”。


        “過去是下鄉撿漏,如今是農民用漏來撿你?!睆?000年起,老楊就很少下鄉了?!昂脰|西越來越少,人們認知也高了,有時為賣個好價,和你玩心理戰,你越加價越是表現得急切,對方就越吊你胃口?!崩蠗畲蛉?,現在人們受五花八門的鑒寶類節目影響太深,曾經“下鄉”收獲頗豐的日子已一去不返。

        “懂的人比猴子還要精,不懂的漫天要價,甚至比拍賣行的價還高,能把你氣死?!崩蠗钤诔虚T前支起的收購牌,“個把月沒人問一次很平?!?。


        只有錯買的,沒有錯賣的:“地雷”已從農村埋到了城里

        隨著藝術品投資的火熱,下鄉撿漏群體越來越大,前幾年圈內流行起了“埋地雷”,在農村所謂“埋地雷”,即把一些高仿品放置在農村親戚朋友家中,用來喂狗或是用來種花,然后編好故事放出風,等待撿漏者上鉤。


        上周末,某收藏品市場內,安徽來漢擺賣玉器的周從兵談及撿漏生涯感慨頗多。他從上世紀80年代開始就下鄉撿漏,剛開始幾元就能買到好貨,慢慢的精品東西越來越少,假貨卻越來越多。

        2000年他在一農家老太太手上收來一對傳世玉鐲,對方稱兒子結婚需要重起房子,這對玉鐲是他出嫁時姥姥贈送的嫁妝,“老太太已經80高齡了,玉鐲用紅布裹了四五層,故事也合情合理”。周從兵最終以12000元的價格果斷買下,“朋友看過都說是真的,我激動得一個晚上沒睡著”。


        本想將玉鐲帶至北京大賺一筆的他,在臨交易前將玉鐲送到地質研究部門進行鑒定,結果為“玉是真的,但是經過化學處理提煉過雜質的”。


        在收藏界,有一條從古至今不成文的行規:物件一經成交,概不退換,一家愿賣,一家愿買,假的也只能自認倒霉。自從這次打擊后,周從兵開始格外謹慎,“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繩,有時候碰到真東西,因為猶豫不決最后失之交臂”。目前,隨著下鄉收貨的群體越來越少,“地雷”已開始主動埋進了城里,等待上鉤者。

        時??煽吹接腥藬[賣出土文物。賣家可謂精心裝扮,頭戴施工帽,腳踏沾滿黃土的雨鞋,所賣的寶貝更是沾滿泥土,散發著文物氣息。不僅如此,還有協作者假扮成過路市民,有模有樣地詢問寶貝的來歷、價格?!熬褪谴至拥墓に嚻??!睋榻B,這些所謂的出土文物進價往往幾十塊錢。


        許多普通收藏者正是被埋雷者極具誘惑的故事,忽悠得眼花繚亂,最終失去理智。正是由于暴利和有大量的上當群體,使得之前的農村埋雷轉向到城市。

        名畫撿漏:收獲財富上千萬

        凡玩字畫玩出了點名堂的,應該聽說過10年前在成都文物市場上發生的一則故事。有人拿著傅抱石的真跡叫賣,可惜沒有人識貨,當時北京的一位藏家劉袁偉漢也是經歷者之一。2002年,這幅作品在北京拍到了500多萬元,這一事件深深地刺激了劉袁偉漢。


        后經多方打聽,劉袁偉漢得知此人家中還有大量藏品,他隨即邀請多位專家來到對方家中,把大量最終確定為真跡的名作收入囊中,包括張大千、潘天壽、黃胄、啟功、蘇葆楨、陳子莊等大師級作品近300件。劉袁偉漢此舉雖然傾其所有,但卻給他帶來了幾十倍甚至上百倍的增值收益,上千萬自然不在話下,也奠定了他的收藏地位。故事聽起來似乎天方夜譚,但的的確確真實發生。


        現如今撿漏真的不可能了?

        要想真正的撿漏,專業的知識就像是敲門磚,在博弈中知識也是最犀利的武器。無論是珠寶翠玉、瓷器雜項,無論新老物件,都存在撿漏的機會,只有具備了豐富的收藏經驗與廣博的見識,再加上對目標的敏銳洞察力,以及對市場行情的充分了解,相較賣方能更清晰的分析和判斷其內在價值,從而在這場買賣較量中輕松獲得實惠。


        最后對勤修苦練撿漏功夫的藏友給出幾點忠告:

        第一,不是所有的漏都可以撿,高利潤高溢價也意味著高風險,不要讓貪念占滿了心里而蒙蔽了雙眼,“漏”有時也許是誘餌,需要仔細甄別;

        第二,如果說撿漏是一種出其不意、攻其不備的偷襲戰術,如果天天搞偷襲則對藏者心態難免有負面的影響,而且商家也會成為驚弓之鳥,甚至影響到正常交易的進行;

        第三,撿漏絕不能作為主攻的方向,只能是作為一種補充戰術,買家藏家還是要尊重市場的客觀性,盡可能把控尺度并維護交易的公平性。


        有機會進入收藏圈子的朋友都是幸運的,可以在這么一個繽紛多彩、跌宕起伏的世界里感悟人生,無論是靈活多變技巧手段,還是穩當踏實功底,都是藏者的自我修行,但保持一顆健康、平和、正義的收藏心態卻是不變的根本,即使面對充滿誘惑撿漏亦是如此。

        驪珠文玩收藏杰作個人微信:wscang77

        更多專業知識請回復99查詢知識百科,也可輸入星月”“南紅”“紫檀”“蜜蠟”“綠松等關鍵字直接獲取精華文章

        點擊“閱讀原文”,選購精品保真文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