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d id="x9uh7"><big id="x9uh7"></big></dd>
<tbody id="x9uh7"><track id="x9uh7"></track></tbody><tbody id="x9uh7"><pre id="x9uh7"></pre></tbody>

    1. <nav id="x9uh7"><optgroup id="x9uh7"></optgroup></nav> <nav id="x9uh7"></nav>
      <tbody id="x9uh7"><pre id="x9uh7"></pre></tbody>
    2. <nobr id="x9uh7"><strike id="x9uh7"></strike></nobr>
    3. <th id="x9uh7"></th>
      <dd id="x9uh7"></dd>

      1. <th id="x9uh7"></th>
      2. 煙臺收藏品價格交流組

        有一種高智商妓女,專門陪男人談思想

        夜里的一盞燈 2021-09-03 13:08:37


        從根本上說,我是個知識分子。沒錯,一個男人想找多少妓女就能找到,可是真正有頭腦的女人——短時間內不是很容易就能找到這種的;


        我聽說有這么一個年輕女孩,十八歲,亞薩女子學院的學生?;ㄉ弦稽c錢,她就會來跟你討論任何話題——普魯斯特、葉芝、人類學等等,交流思想......


        ——伍迪·艾倫《門薩的娼妓


        門薩”(Mensa)是由兩位英國律師于1946年成立的一個國際協會,加入者須為在智商測驗中取得高分之人,會員每月定期聚會。所以這篇的題目其實也可以譯為“高智商妓女”。


        ——門薩的娼妓》譯者孫仲旭


        導語:


        今天和朋友們分享一個思想性的幽默故事,摘自《門薩的娼妓》,作者伍迪?艾倫,當代集編、導、演于一身的猶太裔美國著名電影藝術家、作家,被稱為“卓別林之后最杰出的喜劇天才”。


        伍迪?艾倫有著獨特的、帶有濃郁的紐約知識分子風格的幽默天賦,他以荒誕不經的方式與這個世界開玩笑,顛覆傳統價值,戲仿經典文本...有人稱他為美國電影界惟一的知識分子。


        這本《門薩的娼妓》,結集自伍迪?艾倫發表于《紐約客》、《新共和》等刊物上的各類想象豐富、思想獨特的幽默文章。下面,我們就來欣賞作為本書標題的這則故事~



        門薩的娼妓——高智商妓女

        ??|?伍迪?艾倫


        01


        作為一個私家偵探,有一點就是你必須學會相信自己的直覺。也就是這個原因,當一個身子哆里哆嗦、名叫沃德·巴布考克的胖子走進我的辦公室,并把他的名片放到桌上時,我是應該信任從脊骨傳來的那股寒意的。


        “凱澤?”他問道,“凱澤·盧波韋茨?”


        “我的執照上是這么寫的?!蔽宜斓爻姓J了。


        “你一定得幫我,有人敲詐我。求你了!”


        他的身子顫抖得就像是一個倫巴樂隊的主唱歌手。我把一個玻璃杯在桌面上推了過去,另外還有一瓶黑麥威士忌?!澳氵€是放松一下吧,從頭到尾給我說說?!?/span>


        “你……你不會告訴我老婆?”


        “跟我說實話吧,沃德?!?/span>


        “我經常出差,你知道那是什么滋味——孤獨。噢,不是你想的那樣。明白嗎,凱澤?從根本上說,我是個知識分子。沒錯,一個男人想找多少妓女就能找到,可是真正有頭腦的女人——短時間內不是很容易就能找到這種的?!?/span>


        “接著說?!?/span>


        “唉,我聽說有這么一個年輕女孩,十八歲,亞薩女子學院的學生?;ㄉ弦稽c錢,她就會來跟你討論任何話題——普魯斯特、葉芝、人類學等等。交流思想。你明白我的意思嗎?”


        “不是很明白?!?/span>


        “我是說,我老婆很好,別誤解我的意思??墒撬粫矣懻擙嫷?,或是愛略特,我跟她結婚時不知道這個。你明白吧,我需要一個在精神上有激勵性的女人,凱澤。我也愿意掏錢,但我不想復雜化——我想進行一次迅速的智力體驗,然后想讓那個女孩離開。老天,凱澤,我可是個婚姻幸福的有婦之夫?!?/span>


        “有多久了?”


        “半年。每當我有那種渴望時,就打電話給弗洛西,她是媽咪,有一個比較文學碩士學位。她會派一個知識分子過來,明白嗎?”



        02


        我為這個可憐的蠢貨感到難過。他們如饑似渴地想跟異性來點兒智力上的交流,而且是不惜出大錢。


        “現在她威脅要告訴我老婆?!彼f。


        “誰威脅?”


        “弗洛西。,用磁帶錄了我討論《荒原》和《激進意志的風格》,唉,某些問題還討論得很深入。他們要我出一萬塊錢,否則就要告訴卡拉。凱澤,你一定得幫幫我!要是卡拉知道她不能在那方面滿足我,會活不下去的?!?/span>


        老套的應召女郎敲詐案。我聽到過傳聞,,牽涉到一群受過教育的女人,但是目前為止,他們查不下去了。


        “給我拔通弗洛西的電話?!?/span>


        “什么?”


        “我接你的案子,沃德,但是一天收費五十元,花銷另計”


        “不會花上一萬塊的,這點兒我能肯定?!彼肿煨α艘幌抡f,然后拿起電話撥了個電碼,我從他手里接過電話。


        幾秒鐘后,一個柔和的聲音接聽了電話,我告訴她我想怎么樣?!拔抑滥憧梢詭臀野才?,好好地聊上一個鐘頭?!蔽艺f。


        “沒問題,親愛的,你想聊什么?”


        “我想討論梅爾維爾?!?/span>


        “《大白鯨》還是短一點的長篇?”


        “有什么不一樣?”


        “無非是價錢。聊象征主義要另加錢?!?/span>


        “得出多少?”


        “五十,聊《大白鯨》可能得一百塊。你想進行比較性討論,把梅爾維爾和霍桑進行比較嗎?一百塊可以搞定?!?/span>


        “還可以?!蔽腋嬖V她,并說了一個廣場酒店的房間號碼。


        “你想要個金發女郎,還是個淺黑色皮膚的?”


        “給我個驚喜吧?!蔽艺f完就掛了電話。


        我刮了刮臉,灌下了一些黑咖啡,同時還查閱了《權威大學梗概》叢書。幾乎一個小時還沒過去,我就聽到門上響起了一聲敲門聲。我打開門,站在那里的是一個紅頭發年輕女孩。



        03


        “嗨,我是雪莉?!?/span>


        她們可真的會讓你想入非非?。洪L長的直發,真皮包,銀耳環,沒有化妝。


        “你就那身打扮,沒被攔住可真讓我吃驚?!蔽艺f,“一般說來,門衛能看出進來的是不是個知識分子?!?/span>


        “給他五塊錢就堵住他的嘴了唄?!?/span>


        “可以開始嗎?”我說著把她往沙發上讓。


        她點著一根香煙之后就直奔主題?!拔艺J為我們可以這樣開始,把《比利·巴德》看做是梅爾維爾對上帝施于人類之所作所為進行辯護,你同意嗎?


        “有意思,不過,不是在彌爾頓那種意義上?!蔽以谔搹埪晞?,想看她是否贊成。


        “對,《失樂園》缺少那種悲觀主義的基礎?!彼澇?。


        “對,對。天哪,你說得對?!蔽夜緡伒?。


        “我認為梅爾維爾在一種雖然質樸、但是復雜的意義上重申了純真的可貴——你同意嗎?”


        我讓她繼續往下說。她幾乎還不到十九歲,但是對那種偽知識分子的套路玩得精熟。她滔滔不絕地發表著她的看法,但全是機械性的。每當我提出自己的見解時,她總會裝扮著回應:“哦,對,凱澤。對,寶貝,深刻。對于基督教的柏拉圖式理解——我怎么以前沒看出來?”


        我們聊了大約半個鐘頭后,她說她得走了。她站起身,我給了她一張一百塊的鈔票。


        “謝謝,親愛的?!?/span>


        “我還準備花不少錢呢?!?/span>


        “你想說什么?”


        我撩起了她的好奇心,她又坐了下來。


        “假如說我想——辦個派對呢?”


        “像哪一種?”


        “假如我想讓兩個女孩給我解釋一下諾姆·喬姆斯基呢?”


        “哦,哇。你得跟弗洛西說,”她說,“會花你不少錢的?!?/span>



        04


        該收套了。我亮出了我的私家偵探徽章,告訴她要抓她。


        “什么?!”


        “我是個偵探,親愛的,為了錢討論梅爾維爾可是犯法的,?!?/span>


        “你這個混蛋!”


        “最好全招了,寶貝。,我想他不會聽得很開心的?!?/span>


        她哭了起來?!皠e告發我,凱澤?!彼f,“我需要錢完成我的碩士學業,我的助學金申請被拒絕了。兩次。噢,天哪?!?/span>


        她一古腦全招了——完完整整。中央公園西側長大,,上布蘭戴斯大學。她是你在埃爾金或塞利亞藝術影院那兒看到的排隊等候進場,或者在某本論及康德的書頁邊用鉛筆寫“對,非常正確”的普通少女,只不過她在生活中的某個時候選擇了錯誤的方向。


        “我需要現錢。有個女友說她認識一個有婦之夫,他老婆的知識不是很淵博。他喜歡布萊克,可他老婆沒法侃。我說沒問題,出個價,我會跟他聊布萊克。我一開始緊張,裝扮的時候很多,可是他無所謂。我朋友告訴我還有其他人。哦,我以前也被抓過。我在一輛停著的汽車里讀《評論》雜志時被抓過,有次在坦吉爾伍德也被截停并搜身。我又是一個失敗過三次的人?!?/span>


        “那你帶我去見弗洛西吧?!?/span>


        她咬了咬嘴唇,然后說:“前面是亨特大學書店?!?/span>


        “還有呢?”


        “就像那些外面用理發店當幌子的賽馬投注點,你會看到的?!?/span>


        ,然后對她說:“好吧,親愛的,我放你一馬,但是別離開本市?!?/span>


        她感激地把臉向我側了過來。?!彼f。


        “再說吧?!?/span>



        05


        我走進了亨特大學書店,店員走上前來,他是個目光敏銳的小伙子。


        “我能幫您嗎?”他說。


        “我在找《自我廣告》的一種特別版本,我知道作者曾為朋友印過一千冊燙金面的?!?/span>


        “得查一下?!彼f,“我們和梅勒家經常電話聯系?!?/span>


        我盯了他一眼?!把├蜃屛襾淼??!蔽艺f。


        “噢,那樣的話,去后面吧?!彼f完按了一個按鈕,一面書墻打開了。我就像一頭羔羊,走進了那個讓人眼花繚亂的享樂宮,它的名字叫作弗洛西之所。


        全為紅色的墻紙和維多利亞風格的裝飾定下了情調。一群臉色蒼白、精神緊張、戴著黑邊眼鏡、頭發剪得齊齊的女孩子倚靠在沙發上,在飛快地翻看企鵝版經典系列書,姿態誘人。


        一個金發女孩滿臉堆笑地向我擠了一下眼睛,向樓上的一個房間點點頭說:“華萊士·斯蒂文斯,是嗎?”但那不僅僅是智力體驗——他們也兜售情感體驗。


        我得知,花上五十塊錢,你可以進行“不深入的陳述”;花一百塊,一個女孩可以把她的巴托克唱片借給你聽,一起進餐,然后讓你看她來一次焦慮發作;花一百五,你可以跟一對孿生姐妹一起聽調頻立體聲廣播;


        花三百塊,你可以得到全套服務:一個淺黑色皮膚的女孩會在現代藝術博物館里裝著搭上你,讓你看她的碩士論文,讓你和她在伊琳餐館就弗洛伊德關于女人的概念尖聲爭吵,然后她會按照你選擇的方式假裝自殺——對于某些人來說,這是完美的一晚。不錯的騙局。多棒的城市啊,紐約。


        “怎么樣,喜歡嗎?”我身后響起一個聲音。我轉過身,突然發現一枝零點三八口徑手槍的槍管正對著我的臉。我是個處事不驚的人,但這次心里還是猛動了一下。是弗洛西,正好。還是那個聲音,但弗洛西是個男人,一張面具遮著他的臉。


        “你永遠不會相信,”他說,“可我連大學文憑都沒有,我是因為學分低被勒令退學的?!?/span>


        “那就是你為什么要戴那張面具嗎?”


        “我訂了一個接手《紐約書評》的復雜計劃,但它意味著我要冒充萊昂內爾·特里林。我為做手術去了墨西哥,胡埃萊斯那里有一個醫生,能給人整萊昂內爾·特里林那種容——花錢就可以。但是出了點差錯,我整容的結果看上去像是奧登,而聲音像是瑪麗·麥卡錫3。從那時起,我開始干起法律不容的工作了?!?/span>


        很快,在他摳動扳擊之前,我動手了。我往前撲去,用肘猛擊他的下巴,在他倒下時抓住了槍。他像一噸磚頭似的砸到了地上。警察出現時,他還在抽泣。


        本文摘自《門薩的娼妓》,作者:伍迪·艾倫;出版社:生活·讀書·新知三聯書店;出版年:2004-12;譯者: 孫仲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