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d id="x9uh7"><big id="x9uh7"></big></dd>
<tbody id="x9uh7"><track id="x9uh7"></track></tbody><tbody id="x9uh7"><pre id="x9uh7"></pre></tbody>

    1. <nav id="x9uh7"><optgroup id="x9uh7"></optgroup></nav> <nav id="x9uh7"></nav>
      <tbody id="x9uh7"><pre id="x9uh7"></pre></tbody>
    2. <nobr id="x9uh7"><strike id="x9uh7"></strike></nobr>
    3. <th id="x9uh7"></th>
      <dd id="x9uh7"></dd>

      1. <th id="x9uh7"></th>
      2. 煙臺收藏品價格交流組

        這一錘,砸出文物交易驚天“潛規則”

        周公觀娛 2021-07-06 16:14:38

        點擊上方“周公觀娛”可以快速訂閱哦!


        人們常用“古董古董看不懂,古玩古玩估著玩”來形容文物市場“假貨滿天飛”的亂象。更離譜的是,文物市場還有這么一條“潛規則”——買假活該!事實證明,此類案件就算鬧上法庭,也難討回公道。今天借著王剛“砸寶案”,周公來聊聊文物交易里的驚天“潛規則”


        ?

        1
        王剛一錘,砸出官司一場


        近日,歷時近三年,備受收藏界、學界關注的王剛“砸寶門”案件,經北京市三中院終審宣判告一段落。二審法院全面維持了一審判決,駁回了原告付常勇的全部訴訟請求。


        該案源起于一檔由王剛擔任主持人的鑒寶節目——《天下收藏》。該欄目最大的噱頭就在于主持人王剛的“砸寶”環節:在節目的最后,王剛會高聲問藏家“退不退?”對于堅持“不退”的藏家,欄目組的鑒寶團會對寶物的真假做出鑒定。如果寶物被判為贗品,將瞬間在王剛手中的紫金“護寶錘”下化為齏粉。


        讓我們把時針撥回到20121028日。當持寶人付常勇帶著自己的一對得意藏品——“甜白釉壓手杯”滿心歡喜的來到《天下收藏》節目現場時,他絕不會想到,半小時后,自己的這對心肝寶貝便香消玉殞在主持人王剛的重錘之下。當期節目組的三位專家一致認為該藏品為假,這可惹惱了付常勇。他拿出專業機構的檢測報告,聲稱自己的藏品是確鑿無誤的真品。隨后,付常勇一紙訴狀,將北京電視臺、王剛和當期的三位鑒定專家一起告上了法庭。


        法院的終審判決頗為耐人尋味。在判詞中,法院對藏品的真假只字未提,卻詳盡分析了原被告雙方的約定。法院認為,原告在其簽署的《生死文書——<天下收藏>藏品鑒定約定書》及《藏寶人承諾書》中已經認可節目邀請的鑒賞專家的鑒定意見,并同意在藏品被鑒定為贗品的前提下,由主持人王剛代為砸毀贗品,原告對于藏品被砸毀的風險是明知的,也是接受的。因此,被告方并無過錯,不承擔法律責任。




        本案中,法院援引雙方簽訂的“生死狀”的約定做出判決,實際上繞開了藝術品真偽問題。這或許會令大多數人費解。按照人民群眾最樸素的正義觀,人民法院審理文物案件,文物的真假才是首要問題,為要“避重就輕,舍近求遠”呢?


        讓我們從真實案例中尋找答案!

        ?


        2

        文物真偽鑒定:

        法院不能承受之重


        實際上,有關文物真偽的鑒定,絕不像我等“吃瓜群眾”所想象的那么簡單。

        一方面,目前各級人民法院都沒有一個公認的文物鑒定和評估機構,這就使得無法從司法層面給出權威性的認定,法院只能參考專家意見;

        另一方面,大量年代久遠且難以考證的古玩原本就難有定論,專家學者們的意見往往也難以統一。想弄清楚文物的真偽,會耗費極大的人力、物力和財力。


        例如在1995年,我國就出現了這樣一起案件。在當年的浙江國際商品拍賣中心舉辦的拍賣會上,王定林以110萬元拍下了張大千的畫作《仿石溪山水圖》。這張畫上右側有謝稚柳的題跋,左側有徐邦達的題跋,被認定為真跡。但作品成交后,徐邦達卻認為作品上的題跋屬于書畫作偽中典型的移花接木,該畫為摹本。王定林于是要求拍賣方退畫。在遭到浙江國際商品拍賣中心拒絕后,王定林向法院提起訴訟。此案歷經一審、二審、再審程序,一路打到最高人民法院,被稱為“華夏第一拍賣案”。



        (文物鑒定:安能辨我是真假?)


        由于當時《拍賣法》尚未出臺,法院只能依據《經濟合同法》等相關法規進行審判。因為兩位專家對真偽各執一詞,法院依照王定林與拍賣公司的合同關系與拍賣程序進行審理,一審、二審均判王定林敗訴。直到1998年底,最高人民法院請求國家文物鑒定委員會啟功、劉九庵等國內10余位書畫鑒定專家對該作品進行了鑒定,一致判斷該幅作品為贗品。最高院這才判決王定林勝訴,為這場歷時4年的假畫案畫上了句號。


        雖然案件的真相水落石出,但考慮到法院在查清畫作真偽的問題上花費了巨大代價,這種審理思路注定無法在全國推廣。況且,幸虧本案最終得出的鑒定結論是一致的。萬一形成兩派專家意見相左,法院豈不是要面對“怎么判都是錯”的尷尬?


        要知道,在文物鑒定這件事上,專家產生分歧的情況比比皆是。1997年,紐約大都會博物館曾展出一副《溪岸圖》,被《紐約時報》譽為中國的“《蒙娜麗莎》”。然而同年8月,美國《紐約客》雜志刊登一篇爆炸性文章,美國中國繪畫史研究元老高居翰稱《溪岸圖》為贗品。此論一出輿論嘩然。為此,大都會博物館專門召開國際研討會,會議幾乎聚集了西方所有的中國美術史專家和部分中國大陸、臺灣學者,最終仍未達成共識。可見,文物的鑒定往往是仁者見仁,智者見智。若是非要在司法上給出確定結論,不但是強人所難,最終結果恐怕也難以服眾。




        3

        法院判案:

        只談程序,不斷真假


        正是由于真偽問題實在難有定論,法院在審理中往往不再糾結于文物的真偽,轉而將注意力放在交易程序上。1997年頒布的《拍賣法》在其第61條第二款中規定:“拍賣人、委托人在拍賣前聲明不能保證拍賣標的的真偽或者品質的,不承擔瑕疵擔保責任?!备鶕@一規定,拍賣人在拍賣前可以聲明“不保真”。在做出“不保真”聲明后,即使所拍之物確為贗品,拍賣人也不承擔責任。


        正是由于這一條文的存在,司法實踐中大量的案例都以買受人敗訴而告終。


        2008年,符先生從上海朵云軒拍賣公司處拍得《溪山高隱》設色紙本鏡片,結果該拍品被證明是贗品。符先生以拍賣公司惡意售假為由起訴至法院,卻被判敗訴,理由是朵云軒公司在拍賣會前已經作了免責聲明,同時也進行了拍品的預展,競買人可以審看原件;同時,符先生也未舉證證明朵云軒公司在拍賣前已明知系爭拍品為贗品,故判令原告敗訴。


        2012年,上?;徒芄緩臉s寶齋公司處拍得畫作《雪景霜林》,后發現該畫為贗品,遂起訴要求退畫。上海二中院二審駁回了原告訴請,并在判詞中寫到:“被告已在拍賣前通過向原告發放《拍賣圖錄》、《競投書》的方式向其明示不能保證拍賣標的的真偽及品質。原告表示接受并實際拍得《雪景霜林》的行為已表明其認可被告的聲明,原告應自行承擔其未能發現涉案畫作非謝稚柳真跡的后果。


        吊詭的是,即使原作者出面作證,法院依然執著的不觸及拍品的真偽問題。2005年,蘇女士在一次拍賣會上拍得吳冠中先生的油畫《池塘》。后經吳冠中先生本人認定該畫系偽作,老先生還親筆在畫框上寫下“此畫非我所作,系偽作”的結論。北京市一中院審理后認為,案件的核心焦點“并非訴爭拍品的真偽,而是拍賣方是否作出了具有法定效力的免責聲明”?!?strong>根據現有證據,無法證明拍賣方事先知曉訴爭拍品系偽作。拍賣方通過拍賣展示程序能夠保障蘇女士能夠在競買前充分了解訴爭拍品的現實狀況,在對訴爭拍品的介紹中亦未采用足以推翻免責聲明的真確性描述或虛假宣傳。因此,拍賣方對拍出贗品不承擔責任?!?/span>



        (吳冠中親筆手書:“此畫非我所作,系偽作”)


        通過對上述案例的分析,我們可以對審判實踐中法院的傾向性做出總結:

        一,除非買家能夠證明拍賣人在拍賣前明知是贗品,否則法院一般不會否定拍賣的效力;

        第二,幾乎所有的拍賣人在聲明不保真之余,在拍賣圖錄等宣傳拍品的文件上都會直接以真品的名義介紹拍品的具體情況。法院一般不會據此認定拍賣人的不保真聲明無效,除非拍賣人對拍品的真確性描述達到了足以推翻不保真聲明的程度或存在虛假宣傳;

        第三,現行的法律規定總體上傾向于拍賣方。買受人若要推翻拍賣的效力,需要承擔的證明義務極重。


        4

        “潛規則”下的拍賣行:

        距離世界頂尖,我們還有多遠?


        中國古玩界歷來就有“不打假,不退貨,打眼自認倒霉”的行業潛規則。這一行規經過《拍賣法》61條的確認,被上升為法律,進而落實在司法審判中?!爸灰暶鞑槐U?,賣了假貨也不用退”。這一結論無疑給某些居心叵測的賣家注射了一針興奮劑。近年來,隨著藝術品、文物市場的日益火爆,涉及拍賣“不保真”條款的糾紛也頻頻發生。在這些訴訟中,拍賣行們無一例外的舉起了“不保真”的擋箭牌。


        同樣是面對文物鑒定這一難題,國際頂尖的拍賣行卻勇敢的做出了承諾。以享譽世界的蘇富比拍賣行為例,在其《業務規則》的第3條中有這樣的規定:“本公司就贗品向閣下提供之保證:如本公司出售之物品其后證實為贗品,該項交易將會作廢,本公司并會以原來出售時之貨幣退還閣下就該物品付予該公司之任何款項。


        (蘇富比拍賣行在全球范圍內享有極高的聲譽)


        兩相對比,我們不禁要問:同樣是拍賣行,差距為啥這么大?距離世界頂尖,我們還有多遠?


        周公有話



        周公以為,蘇富比、佳士得這樣的大拍賣行之所以敢于做出“保真”的承諾,與其對自身信譽的重視程度是分不開的。他們寧可在個別交易上蒙受虧損,也不愿意讓自己的百年品牌蒙羞。在藝術品交易這個高風險的市場里,越是愛惜自己羽毛的公司,越能夠得到消費者的青睞和信任。


        反觀國內,絕大多數拍賣行沒有這樣的“保真”承諾。在市場信用體系不甚發達的今天,他們也沒有任何動力和理由去為消費者“保真”。更有甚者,以《拍賣法》61條為擋箭牌,干起了知假賣假的勾當。于是,我們便看到了這樣荒誕的一幕:假文物們在拍賣場上搖身一變,竟成了光鮮亮麗、價值連城的“寶物”。請不要忘記,在這一幕魔幻現實主義場景的背后,還有法律為其背書。


        王剛的這一錘,砸出的不只是一場官司,更有我們對整個文物市場“潛規則”的深思。



        “周公觀娛”,由北京金誠同達律師事務所高級合伙人周俊武率領的律師團隊傾力出品?!爸芄珗F隊”主要從事知識產權相關法律業務,在文化娛樂影視領域有著豐富經驗,是中國最專業的娛樂法團隊之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