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d id="x9uh7"><big id="x9uh7"></big></dd>
<tbody id="x9uh7"><track id="x9uh7"></track></tbody><tbody id="x9uh7"><pre id="x9uh7"></pre></tbody>

    1. <nav id="x9uh7"><optgroup id="x9uh7"></optgroup></nav> <nav id="x9uh7"></nav>
      <tbody id="x9uh7"><pre id="x9uh7"></pre></tbody>
    2. <nobr id="x9uh7"><strike id="x9uh7"></strike></nobr>
    3. <th id="x9uh7"></th>
      <dd id="x9uh7"></dd>

      1. <th id="x9uh7"></th>
      2. 煙臺收藏品價格交流組

        各種畫法的連環畫

        童年的小人書兒時的連環畫 2021-07-06 12:46:20

        關注公眾號:XRS607080,接收更多內容

        ? ?連環畫雖說是一個獨立的畫種,卻能以不同的繪畫手法表現之。水墨、水粉、水彩、木刻、素描、漫畫、攝影,甚至油彩、丙烯均可加以運用,但最為常見的、最為傳統的仍是線描畫。

        早期的線描都是毛筆白描,《連環圖畫三國志》、《開天辟地》、《天門陣》、《梁山泊》、《天寶圖》、《忍無可忍》等等無一不是毛筆之作;陳光旭、金少梅、李澍丞、牛潤齋、沈景云、陳光鎰、趙宏本、錢笑呆等等幾乎都是白描高手。

        后來的《山鄉巨變》、《鐵道游擊隊》、《列寧在十月》、《列寧在1918?》、《白求恩在中國》也都是這類作品。毛筆白描為國畫的傳統技法,線條流暢清晰,黑白分明,易于被接受。

        除此之外,鋼筆、鉛筆線描在連環畫中也有運用,但精品不多。陳儉是硬筆線描畫的高手,其鋼筆線描《威廉·?退爾》、鉛筆線描《茶花女》都是精品之作。

          工筆彩繪本是連環畫中的一大形式,王叔暉的《西廂記》、劉繼卣的《武松打虎》、《鬧天宮》、任率英的《桃花扇》、陸儼少的《神仙樹》都屬這類作品。由于是大師精心之作,這類作品都已成了經典之作、傳世之品。

        ? ?以寫意筆法繪制的連環畫也有,這其中又分水墨寫意與彩色寫意兩種,前者的代表作有人美版的《秋瑾》、《三岔口》,后者的代表作有顧炳鑫的《列寧刻苦學習的故事》、顧炳鑫和戴敦邦的《西湖民間故事》、賀友直的《白光》、姚有信的《傷逝》等。不過,為降低成本,有些彩色繪本在印制時改成了黑白版。

          

        鋼筆、鉛筆素描作品也不少,前者的代表作有華三川的《交通站的故事》、《青年近衛軍》等,后者的代表作有顧炳鑫的《渡江偵察記》、鄭家聲等的《周恩來同志在梅園新村》、湯小銘、陳衍寧的《無產階級的歌》等。

          

        木刻連環畫也是產生過影響的一個種類。1942?年毛澤東在《延安文藝座談會上的講話》發表后,解放區的畫家們便紛紛投身于連環畫創作中來,當時成冊的連環畫有彥涵的《狼牙山五壯士》、力群的《劉保堂?·?小姑賢》、邵宇的《土地》、李少言的《日軍守備隊的生活》、楊中流的《三勇士》、羅工柳、張映雪的《小二黑》、李志耕的《黃胡子被迫登龍門》、莫樸、呂蒙、程亞君的《鐵佛寺》、任遷喬的《翻身》等。

        1933?年魯迅、郁達夫等譯注了麥綏萊勒的《一個人的受難》、《光明的追求》、《我的懺悔》、《沒有字的故事》等木刻連環畫,《鐵佛寺》、《狼牙山五壯士》、《劉保堂?·?小姑賢》等作品受其影響,均采用了木刻連環畫的形式。彥涵1944?年創作于延安的《狼牙山五壯士》由周恩來轉送給美國記者后,?1945?年美國的《生活》雜志為其印發了袖珍本。

        解放初期出品的木刻連環畫代表作有《胭脂》、《楊門女將》等,之后,木刻連環畫逐漸退出了這一領域。另外還有一些以民間工藝形式制作的非主流形式的連環畫作品,如剪紙連環畫《柳玉娘》、扎染連環畫《草地與自由》、紙貼連環畫《烽火戲諸侯》、布貼連環畫《牧馬老頭》、拓印連環畫《成語故事》等。

        1951?年晨光出版社曾將力群的《小姑仙?·?劉保堂》重版;1958?年,上海人民美術出版社也將麥綏萊勒的《我的懺悔》、《一個人的受難》重版,這套書是?1933年初版的。